花千骨

作者:Fresh果果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節] [下載]   [舉報] 
文章收藏
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皓月邯鄲(一)

      烈行云看著太白山下面兩軍對壘的陣仗,嚇了一跳。
      軒轅朗腳踏祥云,一身便裝,仍顯得雍容華貴,望著下面,緊皺著眉頭喃喃道:“奶奶個熊,這才八月十五大清早的,他們不會就打完了吧?”
      “皇上!”烈行云出聲責怪。
      軒轅朗面色尷尬,咳嗽兩聲,又恢復了一副威嚴的模樣。
      二人慢慢落在太白殿前,自動忽視眾人全都張著嘴巴看著他的呆愣模樣。
      “持勾玉的是哪一個?可在這些人里?”軒轅朗雖然見慣了這種黑壓壓一堆人的陣仗,可是頭一次居然感覺有幾分緊張。千骨在哪兒,可在這些人當中?他此刻激動得恨不得立馬跳出來就大喊:“親愛的小千骨,朗哥哥來了!快出來啊!”咳咳咳,他第一萬遍提醒自己,要矜持,要矜持,自己現在是皇帝!
      “東方,你說來助陣的就是那兩個人么?”花千骨傻傻地發呆了好久,才吞了一口口水問道。
      她從未見過這樣高貴不凡的男子,身著紫色華貴鎦金長袍,上面爬滿了黑色的飛龍紋印,就這樣腳踏著七彩祥云,身披燦爛朝霞從天而降,光彩奪目,流光綺麗,一身的霸氣與高貴根本讓人不敢直視。若說殺阡陌的容貌讓人太過驚艷的話,此人才是與生俱來的真正帝王,無論是容貌、身姿、氣質,都太過高高在上。
      東方彧卿笑而不答。
      
      “陛下,臣認出來了,那邊那個扎兩個發髻的黑不溜秋的肥肥的小女孩就是。”
      軒轅朗連忙大步朝花千骨走了過去:“廢物,什么眼神,這么半天才認出來。”
      烈行云無奈地囁嚅道:“不能怪我,她長得實在是和那天大不一樣了啊……”
      軒轅朗路過輕水面前,輕水大大地抽了一口氣,像被什么狠狠地擊中了一樣,她怎么感覺心在怦怦地跳個不停呢?
      花千骨滿臉迷茫看著那人走到自己面前,摸摸腦袋,她怎么覺得有點面熟啊,可是怎么想都想不起來。
      “請問這個姑娘,你是不是持有一枚勾玉啊?”
      花千骨看了看他身后,認出烈行云是當初阻攔他們的禁軍統領,知道眼前這個肯定就是他的頭兒了。這回跟著他專程而來,不會是想要來跟她搶勾玉的吧!想到這兒,她連忙抱緊胸前。
      “是啊,那又怎么樣?”
      軒轅朗快要沒耐性了,現在恨不得抓住面前這個又黑又肥的豬丫頭死勁兒抖啊抖,大聲吼:“他奶奶的,你的勾玉從哪兒來的?不會是搶來的吧?你把我家小千骨到底怎么樣了?”
      不行,忍住忍住,慢慢來,慢慢來,要注意形象,用連他自己都覺得惡心的溫柔聲音問道:“請問姑娘,這勾玉從何得來?”
      “別人給我的,不行啊?”花千骨仰視瞪著他,身子卻越縮越小,那人實在是太具有壓迫感了。不行,勾玉是朗哥哥給她的唯一的東西了,死也不能給他。
      軒轅朗看著她拽拽的模樣終于爆發了,揪起她的領子提到半空,用驚雷般的聲音大吼道:“他爺爺的,這明明是我給千骨的,他怎么會隨便送人?你快給我說,你到底把我家千骨怎么樣了?”
      
      全場震驚,片刻鴉雀無聲,然后唰地一片整齊拔劍的聲音,東方彧卿連忙攔住大家。
      花千骨眼睛瞪得老圓老圓,看著眼前的這個人,襯著中了毒的黑黑皮膚顯得又黑又亮,軒轅朗被她的眼睛閃得心慌慌的。
      就聽花千骨哈哈爆發出一陣驚天大笑,然后手舞足蹈在半空中胡亂蹬著,金龜子一樣想往他身上爬,無奈手腳太短夠不到他。
      軒轅朗被她笑得心里更沒底了,這個小丫頭是瘋了嗎?我家千骨不會出什么意外吧?
      花千骨激動得鼻子酸啊酸的,可惜沒有眼淚,只流出了鼻涕,于是改抱住他的手臂,在他的袖子上蹭啊擦啊,激動得好半天說不出話來。
      “嗚嗚嗚,朗哥哥……我就是千骨啊……”
      “啊?”軒轅朗心疼地看著自己的袖子,上面全是她的鼻涕。
      花千骨抬起頭來,理了理亂發,把臉全露出來,仰頭對著他的眼睛星星一樣眨啊眨啊。
      “我,我就是千骨啊,朗哥哥,你不認識我啦?我好想你哦……”要不是他突然說話變回朗哥哥的口氣,她還真是打死都認不出面前的這個人居然是朗哥哥呢。
      軒轅朗難以置信地一把把她撈到面前,捧著臉仔細地看了又看,又拿袖子使勁在她黑黑的臉上擦了又擦,然后終于哀號一聲,一把把她勒進懷里。
      “啊,真是千骨啊!奶奶個熊,怎么五年沒見,你不但一點沒長大,變得又黑又胖,居然還從一個男娃長成女娃了,蒼天啊……”
      眾人皆暈倒狀。
      烈行云雙臉憋得赤紅,也是哭笑不得,都這么多年了,陛下怎么還是死性不改,一激動就現出原形啊。還好還好,穿便裝出來的,這里沒有人知道他是陛下。
      殺阡陌在空中看得咬牙切齒,心里盤算著,是砍掉那人的左手呢,還是右手呢?不行,兩只手都抱過,那還是兩只手都砍了吧。
      花千骨破涕為笑,看著他:“朗哥哥你也是啊,不但長那么高了,還穿得那么正經,剛剛嚇死我了。”
      軒轅朗捶心捶肝,看著面前的野豬頭,信誓旦旦地拍著她的頭保證道:“別傷心啊,千骨,朗哥哥不管你是男也好是女也好,長得像人也好長得像豬頭也好,都會一如既往地疼你愛你、照顧你、對你好的。”
      花千骨使勁點頭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朗哥哥,人家本來就是女的啦,只是中了毒才又黑又腫的,等過一會兒毒性退了就恢復原樣了。”
      軒轅朗呆愣在那里,半點沒反應過來,本來就是女的?心里不知為何一陣竊喜。
      “我來向你介紹大家啊!諸位,這是我的好友軒轅朗。朗哥哥,那些是太白弟子,這幾位是我長留山的同門。”
      “長留山?你怎么又跑到長留山去了?你不是在茅山么?”
      “是啊,本來是去茅山的,后來誤打誤撞又跑去長留了,這個以后再告訴你。”
      旁邊的東方彧卿突然跪倒在他面前:“草民東方彧卿,叩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。”
      眾人全部愣在那里,什么?他是皇上?
      軒轅朗和烈行云兩人同時額頭的汗水大顆大顆地往下掉。
      花千骨也是大吃一驚:“朗哥哥,你是皇上?”
      軒轅朗又尷尬又窘迫,不停咳嗽著:“起來吧,我今天微服,這里是太白,不用給我跪。”
      東方彧卿嘴角露出一抹奸笑:“他們都是仙界之人,自然可以不拘小節,草民乃凡人,怎可不在乎禮數?”
      “是啊,朗哥哥,東方很厲害、很聰明的,他什么都知道。朗哥哥,下次科舉封他做狀元郎吧!”花千骨的眼里,朗哥哥是皇帝和阡陌姐姐是魔君同樣不是什么大事,只是個身份而已。朗哥哥還是朗哥哥,阡陌姐姐還是阡陌姐姐。
      “好好好……”軒轅朗此刻喜獲重逢,對花千骨什么都有求必應。
      東方彧卿抿著嘴笑,紙扇后露出一只狐貍眼來:“陛下,此刻太白與妖魔兩軍對壘,還剩最后一場比試。此比試關乎神器,斷不能輸,可是我方傷亡慘重,已無可用之人,敢問陛下可否相助?”
      “是啊,朗哥哥,還好你到得及時,不然我們真不知道怎么辦了。”
      “好好好,千骨之事,我怎么會不幫?別說打倒一只小小妖怪,就是刀山火海我也去啊,你忘了朗哥哥的老本行是干嗎的了么?哈哈哈……”軒轅朗摩拳擦掌,把兩只袖子一卷,雙眼冒光,又恢復了當初那個山野少年的模樣。
      “陛下,陛下乃萬金之體,要是被妖魔所傷……還是由微臣代勞吧。”烈行云嚇得不輕,要是軒轅朗有個什么閃失,他可就腦袋搬家了。
      “你那點道行,斗得過單春秋么?”軒轅朗瞪他一眼,看了看場中早已經等得不耐煩了的單春秋。早就聽師父說過,他乃妖魔里最難對付的人之一,既有男人的剛猛威勇,又有女人的陰柔毒辣。今天,倒是要好好領教一下。
      他多久沒能放開手腳好好打一場了,今天就當是好好活動一下筋骨吧。
      東方彧卿此時正在和接任太白掌門的誹語竊竊私語。誹語面色猶豫,終于還是從墟鼎中拿出一物,交給軒轅朗。
      眾人一望全都驚呆了,居然是神器之一的憫生劍。憫生劍見血必亡,神仙難救。就算封印未解,威力亦可想而知。這樣一來,總算是又多了幾分勝算。
      沒想到的是,軒轅朗持劍舞了幾下道:“果然是把好劍!不過……老子不需要!”
    插入書簽 



    花千骨
    果果舊文,仙俠奇幻,禁斷師徒戀。



    脫骨香
    果果舊文,現代輕奇幻,小僵尸跟冷道士。



    星海薔薇
    果果新文,現言輕科幻,一不小心跟外星暖男達成戀愛契約。



    仙俠奇緣之殺阡陌
    果果新文,《花千骨》前傳,師父和小骨的前世故事。

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頂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網友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動態>>
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中国体育彩票投注太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