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案
* 新文《嫁給表哥之后》已開,戳專欄見~
【邵箐篇】
穿成一個皇子妃,理論上應該吃香喝辣,呼奴喚婢的吧?
但實際上,她穿越后,皇子妃就是皇子妃了,可惜她男人剛奪嫡失敗了。


目前正在徒流西南兩千里的路途中,新皇派人斬草除根。
便宜夫君一身毒傷,前疑無路,后有追兵。


邵箐: “……”


生命不息,奮斗不止。
多年后,邵箐認為自己可以出一部奮斗史,從流放犯婦到皇后,皇帝獨寵我一人。


【魏景篇】
你我起于微末,絕境中溯流而上,相扶相持。弱水三千,吾只取一瓢飲,萬里江山,只與卿卿共賞。


本文又名《夫君他假咸魚真翻身了!》《甜甜甜寵寵寵》



………………
下面是阿秀的接檔文《嫁給表哥之后》↓,已經開啦!(戳作者專欄見~)


鎮北侯傅縉一生殺伐果斷,能屈能伸。
少年隱忍,終誅心懷叵測繼母,滅便宜表妹妻室,得以掙脫桎梏。


文能提筆安天下,武能上馬定乾坤,一生光輝燦爛,青史留名。


這樣一個轟轟烈烈的人物,真真可歌可泣。
然而很可惜,楚玥發現,自己就是那個便宜表妹。
她和她的娘家,將成為傅縉飛躍式人生的里程碑。


楚玥 : “……”

內容標簽: 穿越時空 甜文 復仇虐渣

搜索關鍵字:主角:邵箐、魏景 ┃ 配角: ┃ 其它:相扶相持、甜文

文章基本信息
  • 文章類型: 原創-言情-架空歷史-愛情
  • 作品視角:女主
  • 作品風格:輕松
  • 所屬系列: 日更中
  • 文章進度:已完成
  • 全文字數:675401字
  • 是否出版: 尚未出版(聯系出版
  • 簽約狀態: 已簽約
  • 作品簡評:
[愛她就炸她霸王票]
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
皇子妃奮斗史

作者:

[收藏此文章[下載]  [推薦給朋友] [灌溉營養液] [空投月石]
文章收藏
為收藏文章分類
    章節 標題 內容提要 字數 點擊 更新時間
    1
    穿成一個皇子妃,沒能吃香喝辣享受人生,卻苦哈哈地被人驅趕在徒留西南兩千里的路上。 3252 2019-05-08 23:16:50
    2
    邵箐已經撲向陳卒長,一把拽下他腰間的鑰匙,咬牙往魏景沖去。 3312 2018-12-31 12:36:54
    3
    魏景手頓了頓,足下未停,迅速躍到山坡下,朝密林疾奔而去。 2576 2019-01-01 12:31:54
    4
    “怎么會這樣?!” 約莫半指節深的一道銳器劃痕,淌出的鮮血竟呈暗褐帶黑的顏色,從傷口到附近皮膚,方圓巴掌大的皮膚灰黑一片。 3406 2019-02-16 13:02:03
    5
    魏景慢慢放松,卸下因陌生人接近而繃起的戒備,“沒事。” 3350 2019-01-03 12:52:44
    6
    “叮!” 一聲脆響,他終究挑飛了那柄長刀。 2915 2019-01-05 12:27:37
    7
    同生共死么? 原來,在窮途末路的今日,他終究還有一個可以托之于后背的同伴。 魏景手臂也盡力收緊,“好。” 3015 2019-01-05 12:41:42
    8
    她沒死? 這是被江水沖上岸了。 3229 2019-01-06 12:41:09
    9
    魏景側耳傾聽片刻,對邵青說:“附近無人,我們先過去看看。” 他指了指主仆滾落的河灘。 3040 2019-01-07 12:32:13
    10
    邵箐回頭,對上一雙清澈的大眼睛,就是剛才小亭里那個少女,正一臉疑惑。 3110 2019-01-08 12:33:11
    11
    “內子受了驚嚇,又落水,還請顏大夫為她扶脈。” 內子,即是他的妻子。 邵箐乍聞這個稱呼,愣了愣神。 3111 2019-01-09 12:52:20
    12
    文書右下角,端端正正蓋了一方鮮紅的大印。 赫然是一本告身。 2996 2019-01-10 12:43:31
    13
    恍若未聞的邵箐眉心暗暗一蹙,河灘事發? 3445 2019-03-15 12:48:47
    14
    邵箐心中驀然浮起一個最不可思議的念頭,“你,你難道要殺了袁鴻寇家人滅口?!” 她大驚失色。 3264 2019-01-25 12:36:33
    15
    邵箐淚流滿面,忍不住展臂抱緊他:“善惡到頭自有報,他們一時得意,未必能一輩子得意,你莫要再用他們的錯誤懲罰自己。” 3044 2019-01-14 12:20:06
    16
    邵箐掩上門,回身才小小聲問魏景:“我們要去平陶嗎?” 3317 2019-01-14 12:45:05
    17
    然而很快,邵箐就發現不太對了。 4075 2019-01-15 13:09:35
    18
    “大偽似真,大奸似忠,不管是誰,也不可輕信。” 他聲音淡淡,經歷過血腥背叛后,他不相信任何一個人,除了邵箐。 3209 2019-02-23 14:58:56
    19
    魏景見邵箐趴在床畔睜大眼看他,笑吟吟的,挑眉問:“有這么高興么?” 3794 2019-05-08 23:17:17
    20
    傍晚,已抵達平陶縣城城門。 3339 2019-01-18 12:52:55
    21
    “這回這楊縣令,有些意思。”是初生牛犢不畏虎,還是有所依仗? 3262 2019-01-22 12:32:28
    22
    “啊!!”邵箐嚇得心跳都停了半拍,短促一聲尖叫,一個水瓢砸過去。 3503 2019-01-23 12:44:52
    23
    魏景聲音沉穩,道:“除了首惡及其心腹,余者若降,既往不咎。” 10368 2019-01-21 00:53:35
    24
    “怎么回事?”一聲慘叫極其凄厲,穿透力極強,連在后院不停踱步的邵箐都聽隱隱能聽見。 3835 2019-01-23 12:45:33
    25
    “什么女戶?!” 邵箐的話剛出口,就被一個突如起來的男聲打斷,低沉略帶磁性,很熟悉,她側頭一看,原來魏景已踏上臺階,正立在廊下。 4358 2019-01-23 12:50:25
    26
    “阿箐你告訴我,你是不是想離開我!!” 魏景呼吸急促,猛地一把攥住邵箐的肩,俯身直直盯著她的眼睛:“你告訴我,是也不是?!” 3185 2019-01-25 12:34:15
    27
    她無親無眷,不獨立只能選個人嫁了。 既然如此,不用猶豫這人肯定是魏景。 3302 2019-01-25 12:47:28
    28
    纖細的雙臂環繞過他的腰身,她臉幾乎貼在她的胸腹,魏景聽覺敏銳,能清晰聽見她清淺的呼吸。 3526 2019-01-26 12:44:09
    29
    邵箐長長吐出一口氣,眼前魏景一身暗紅喜服,昂藏頎長,器宇軒昂,他顯然也很高興,眉目染上喜意,唇畔帶笑。 3604 2019-10-15 00:14:14  *最新更新
    30
    只這一瞬間,她在魏景眸中看見狂喜。 3904 2019-07-29 18:53:54
    31
    “那咱們這回要和他們聯絡么?” 這話,數月前邵箐在來平陶的路上問過一次,彼時魏景說還不是時候,那現在呢? 4291 2019-05-08 23:17:27
    32
    魏景憶起邵箐,眸色微暖,緩聲道:“王妃雖柔弱,然助我良多,汝等當敬她如敬我。” 3655 2019-01-29 12:43:01
    33
    “我那二皇兄下了旨意,擢郭赟為都水監,全面接手治水諸事。” 魏景唇角微挑,揚起一個諷刺的弧度:“郭赟,奏請束水攻沙,被準。” 3934 2019-01-29 12:51:26
    34
    賓主二人想到一處去了,季桓精神一振,肅然道:“主公,我們應當設法先將這安陽郡收歸囊中。” 4960 2019-01-30 12:52:40
    35
    罷了,想那么多干什么?天地蒼茫唯她一人矣,再無人能與之相比擬,有無情愛,又有甚要緊的?他胡思亂想,不過庸人自擾罷了。 3304 2019-01-31 12:58:15
    36
    一路生死與共,這是二人的第一次分離,不管魏景還是邵箐,心頭都少不了牽掛。她追出正房,立在廊下,目送他身影沒入黑暗。 4947 2019-02-01 13:16:57
    37
    魏景挑了挑唇,黑眸中閃過一抹滿意的光芒。很好,他直覺,謀取高陵的關鍵轉折即將出現了。 4109 2019-02-02 13:34:39
    38
    濮人要動手了? 袁鴻居然還敢找上寇月?! “王經,你們幾個跟上去,若有沖突,萬萬要保住寇月。” 4104 2019-02-02 14:09:38
    39
    門扇開合,有一女子失聲驚呼:“夫君!” 魏景雙目赤紅,倏地轉頭看去。 4291 2019-02-03 13:00:43
    40
    “會有其他辦法的,我們再想想,高陵的鹽船不是至少停一天的么?我們想一想,會有的。” 她仰臉看他,滿臉淚痕,兩人對視良久,最終,他點 1402 2019-02-03 13:00:55
    41
    內室寂靜了幾息,魏景低啞的聲音響起, “可。” 3354 2019-02-06 12:28:23
    42
    至此,魏景所謀之勢終成。 垂眸在日夜兼程送至的的密令上一掃而過,他沉聲下令:“傳令,即刻點兵,星夜馳援。” 3106 2019-02-05 12:29:09
    43
    站起讓出位置,魏景立在一側垂眸看著,左手略略收緊,微微摩挲著剛到手的金印。 3714 2019-02-06 12:40:03
    44
    邵箐早疲憊至極, 一直全憑一口氣撐著,如今喜訊確切,她這口氣立即就泄了。 她話說一半,眉心卻蹙了蹙,身軀一軟,直接倒在魏景懷里。 3367 2019-02-08 12:27:13
    45
    邵箐緊緊捂住耳朵,眼淚落下來,喃喃道:“若真如此,若真如此,當初我又何必活下來。” 4113 2019-02-09 12:31:38
    46
    “我答應你,我自此以后,不會因復仇而漠視平民生死,更不會為此加害之。” 3392 2019-02-10 13:00:18
    47
    他和阿箐風雨同舟,焉是朱門綺戶中的尋常夫妻可相比擬?其實有情愛也未嘗不可吧? 3237 2019-02-11 12:26:26
    48
    邵箐大窘,支支吾吾道:“這,這個以后再說,我要睡啦。”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,魏景快出孝了。 3603 2019-02-11 12:58:07
    49
    他的眼神很專注,深邃的黑眸中似有暗光流動,倒映著螢螢燭火,溫度仿佛能炙燙人心。 3316 2019-02-12 12:52:10
    50
    邵箐剛這般想罷,忽聽魏景說:“阿箐,我想著,我們要不過一二年再要孩子。” 3115 2019-02-13 12:33:16
    51
    邵箐剛這般想罷,忽靈光一現:“咦?那我們能不能換人頂上?” 4385 2019-02-14 12:24:08
    52
    成了。 邵箐心喜,她跳下馬車后和魏景交換一個眼神,二人并未交談,而是跟著引路侍者前去下榻處。 4509 2019-02-15 13:18:50
    53
    邵箐心情低落到極點,回到大船上也沒好轉,她非內宅婦人尋常安慰也不好使,最后魏景握了握她的手,道:“不破不立。” 4838 2019-02-16 13:21:57
    54
    那被他們忽略過去的濟王魏鈞,卻發了個大招。 對方要往東繞道,先去陳留,再去京城。“黃河大堤?” 2599 2019-02-16 13:22:03
    55
    魏景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,隨即扔下一個大雷。 “或許,有這般心思者,不止我一個。” 這般心思是什么心思? 大堤決,大亂起,趁勢 3836 2019-02-19 12:47:22
    56
    “你和這楊舒很熟悉?” 不知為何,聽得邵箐如數家珍般夸獎楊舒,魏景胸臆間莫名涌出一口郁悶之氣,他眉心緊蹙,半晌才問了這么一句。 2276 2019-02-17 13:04:22
    57
    “終于到了。” 方才前哨來報,還有五里地即抵達洛京東城門。 3404 2019-02-18 12:59:08
    58
    原身的娘家,嗯,現在也算是她的娘家,竟牽扯到煽動濟王起兵造反的事去了。 邵箐手一頓,皺眉:“怎么回事?” 3863 2019-02-21 12:41:04
    59
    夜風一吹,韓熙方驚覺自己后背沁涼,竟是被冷汗濕透。 萬幸,終究過去了。 4172 2019-02-20 12:36:36
    60
    丁化拔高的聲音戛然而止,他胸腹位置突然一痛,一種被利器刺進身體的尖銳痛意來得驟不及防。 4933 2019-03-12 12:23:01
    61
    糟了! 邵箐心臟都漏跳了一拍。 幾乎是同時,安王一行人已猛地抬頭看過來。 3523 2019-02-22 12:52:10
    62
    在韓熙接到可折返洛京的口諭之時,搜索各州驛館已在進行中。他心急如焚,只能祈禱主子們已先行折返,把東西都處理妥當。 3432 2019-02-23 12:32:38
    63
    氣窗外的魏景劍眉微挑,儲竺是安王的人? 其實在目睹安王殺丁化之時,他隱隱有所猜測了,果然沒錯。 4981 2019-02-23 15:45:07
    64
    魏景聞言,心中一動:“魏平養于麗妃宮中,或許早已窺得他那皇父的心思也未可知。” 他薄唇立即抿緊。 3034 2019-02-24 12:37:11
    65
    突然聽到楊舒這個名字,青梅竹馬四字在眼前晃了晃,魏景正在云霄上的心緒立即“吧唧”一下掉回地面,他微笑滯了滯。 5745 2019-02-24 16:13:44
    66
    魏景從沒見過妻子有這種眼神,那雙晶晶亮的眸子仿佛會發光,盛滿了星光。 他怔住了。 3852 2019-02-25 13:00:04
    67
    前日接訊,正月二十五夜間,扶溝河堤決開一個小口,迅速擴大。洪流突至,澎湃天地,呼聲震天,很快覆蓋大半個濟陰郡,并奔騰往東南而去。 4086 2019-02-26 12:47:52
    68
    魏景視線一路越過安陽,永昌等郡,落在益州北部。 漢中,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,益州最具戰略意義的一個郡。 4022 2019-02-27 13:05:57
    69
    她夜半夢中就感知他歸,歡歡喜喜下床開門迎他,這一瞬間心坎成了泉眼,說不出的喜悅和暢快汩汩往外冒,魏景歡喜極了。 5128 2019-02-28 12:45:01
    70
    忽有一種不知名感覺翻涌而上,恍惚間,似乎有什么超出了邵箐的認知和意料,一絲不知所措涌上心頭。 5515 2019-03-01 12:51:03
    71
    “啊!啊呀!” 邵箐的話未說完,卻被一突如其來的慘叫聲打斷。慘叫聲隱隱,似乎從南營醫棚方向傳來。 4171 2019-03-02 12:50:19
    72
    魏景確實在往回急趕,但他的情緒遠沒有邵箐以為的好。 連連揮鞭,他眸色陰沉,神色繃緊到極致:“加快速度,戌時前趕回大營!” 3639 2019-03-02 14:09:04
    73
    這一句話如漆黑雨夜里一道霹靂,轟隆隆一聲巨響,徹底撕開黑暗,大地呈現一片慘白。 魏景“霍”一聲站起。 3875 2019-03-03 12:34:58
    74
    邵箐嗚嗚哭著,傷心難受。 魏景委屈氣憤,又隱隱直覺難改妻想法,越想越生氣,氣極一拂衣袖,奪門而出。 5268 2019-03-04 12:37:30
    75
    邵箐掩下信,憂道:“夫君負了傷,季先生欲請我前去照顧。” 3474 2019-03-04 13:14:16
    76
    氣死他了。 他怒:“你不是要談話的么?不好好說話還要去哪里?!” 4264 2019-03-05 12:57:45
    77
    一句“我只有你了”,擊中魏景心底最柔軟之處,一點不疼,很酸很漲。 3535 2019-03-06 12:54:48
    78
    魏景很快就察覺,何信似乎往外求援了。 5193 2019-03-07 13:01:06
    79
    來得正好。 魏景本就欲借何氏兄弟斗爭取得契機,這個切入點涉及了他,最合適不過。 3837 2019-03-08 13:07:53
    80
    大戰在前,魏景非但不懼,反倒戰意升騰,一雙銳利的黑眸中,有一種猛獸盯住獵物的志在必得光芒。 5193 2019-03-09 12:41:17
    81
    至此,魏景將何泓遺下勢力系數收入掌中。 3213 2019-03-09 12:46:35
    82
    “安王已拿下荊州南陵郡,一刻不停,急行軍至崎山道,正猛攻我蒼梧關!” 3420 2019-03-10 12:44:29
    83
    “夫人曾言道,主公本一腔熱忱,無奈遭奸人所害,傷極痛極,致使性情有變。然他信念未曾泯滅,方有昔日兩難苦痛。” 4995 2019-03-10 17:36:57
    84
    只是,只是逝者已不可追,生者卻是他世間僅存的唯一眷戀。 他對妻子的諾言,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背棄的。 4333 2019-03-11 12:46:29
    85
    白固渾身都顫栗起來了。 齊王沒死! 還取下的益州,這個廣闊肥沃,物阜民豐的天下第一州! 5104 2019-03-15 12:47:28
    86
    “阿箐。” 炙熱的情感翻滾,渴求到了極致難以隱忍,他俯身,低低道:“你信我一回可好?” 3168 2019-04-16 13:02:35
    87
    重重地呼吸著,手臂有些顫抖,下一刻她抱住他,啞聲道:“好。” 3374 2019-07-29 19:13:26
    88
    邵箐立即皺眉:“不會是又有人查楊澤了吧?” 4641 2019-03-15 12:49:33
    89
    “兵馬已足,糧草已備,伺機出益州,正是時候。” 3668 2019-03-16 13:08:57
    90
    邵箐翹首以盼。 但事實真有這么順利嗎? 答案是否定的。 3907 2019-03-16 13:09:09
    91
    魏景微微一笑,親自扶起對方:“史公子登門,在下榮幸之至。” 3258 2019-03-17 12:43:06
    92
    百般滋味交雜,翻江倒海,身處這一片喜慶熱鬧當中,邵箐興致全無。她斂了笑,定定目視前方,也未曾側頭看魏景。 2664 2019-03-18 13:05:33
    93
    所有郁結不愉快統統消散,她笑盈盈的,想了想,干脆抽了五根給他:“五分吧,你五分我五分,欠的四分是我不好。” 5048 2019-03-18 13:05:43
    94
    史焯回心轉意,魏景謀算成,只是他現在也不甚稀罕了。 因為那條書籍所載的古徑,還真被找到了。 3572 2019-03-19 12:39:38
    95
    黃河決堤以來,很久沒想起這個人了。 “不,不可能,他已經死了!”瞬間安王汗濕重衫。 5168 2019-03-20 13:11:18
    96
    很小的人影,只能看見上半身,半張模糊得根本無法分辨的輪廓,卻隱隱約約的,似乎能和記憶中的那人的側臉重合在一起。 4333 2019-03-23 12:24:29
    97
    魏景接過那封信,掃了兩眼,打開。“汝身份已被安王知悉,三月初五,有驛兵連夜出營,八百里加急奔往洛京。” 5188 2019-03-22 12:48:45
    98
    齊田道:“陛下,宜盡快合圍殲殺之,再不濟,也得先將其堵回益州。” 3248 2019-03-23 13:01:24
    99
    季桓立即站起,肅然拱手:“在下以為,主公當立即擬檄文而告天下,坦言身份,并陳明舊日追殺之事,正大光明伐新帝取九州。” 6007 2019-03-24 13:40:50
    100
    三月十六,魏景發檄文告天下。 天下震動。 3236 2019-03-24 14:09:52
    101
    魏景俯身,準確覆上妻子的唇,重重一吻,低聲道:“阿箐,明日我先命人護你回漢中。” 3195 2019-05-08 23:17:09
    102
    “主公,高將軍,其實我們未必一定大敗益州軍。陛下忌憚逆王,我們若能設法鏟除逆王,亦未嘗不可。” 4434 2019-03-27 13:12:16
    103
    那,如果好幾個高手一起圍攻他呢? “兩軍對壘之際,再輔以□□強陣。”解良肅容:“必能殲殺逆王!” 5891 2019-03-26 13:14:32
    104
    最后拋出兩支鐵箭,魏景再無法支撐,在韓熙張雍等人的驚怒喊聲之中,身軀一滯,“砰”一聲重重墜地。 5676 2019-03-27 13:12:52
    105
    久久,久到她聲音嘶啞,仿佛砂石磨礪過般語難成句,這只被她淚水浸透的修長大手,終微微動了動。 “……別哭。 5074 2019-03-28 12:53:31
    106
    蒼白面龐揚起笑,眉目飛揚,他真已很高興很高興了,那雙黑眸流光溢彩,歡喜幾要傾瀉而出。 邵箐鼻端發酸:“傻子。” 3577 2019-03-29 12:52:11
    107
    這是好消息,但卻算不上全好。 孟氏和女兒傅蕓找到了。 可惜沒有傅沛。 5773 2019-03-30 12:45:57
    108
    孟氏和傅蕓的現況,比想象中還要糟糕。 5110 2019-03-30 15:19:08
    109
    孟氏渾身癱軟,要福身請罪卻直接撲倒在地,魏景一把扶住,擰眉:“舅母有話坐下再說就是。” 4911 2019-03-31 12:44:02
    110
    邵箐避過浮油,挑起一筷子細面,剛湊到唇邊,胃里突然一種不大舒適的翻涌感。 有點想吐。 4692 2019-03-31 15:21:13
    111
    “來往流利,如珠滾盤,此乃滑脈無疑。她這是有了身孕,已一月有余,略食欲不振乃尋常事,無需調養。” 3514 2019-04-01 12:37:30
    112
    魏景站起,環視眾人,眾人肅然,他沉聲道:“我意,月內征伐安王。” “傳我令,即日集結三軍!” 5127 2019-04-02 12:58:15
    113
    魏景淡淡道:“看來,我軍夜襲鞍山關之策,事前已被魏平識破。” 4247 2019-04-03 12:52:56
    114
    安王居高臨下,正正對上小少年恐畏的目光,后者立即一縮,他微微一笑: “此人姓傅,名沛。” 5836 2019-04-04 13:18:08
    115
    魏景猛地一勒馬韁,正欲疾奔的駿馬前蹄離地,長聲嘶鳴。 “停下!“ 5953 2019-04-05 12:33:57
    116
    怒喝一聲,魏景目眥盡裂: “備馬!我立即回平城!!” 6187 2019-04-06 12:10:48
    117
    邵箐咬牙,使盡吃奶的勁兒,竭力往回撲去。 她的身軀,險險與孟氏的雙手擦過,對方指甲刮過她的衣料,狠狠拂過。 6534 2019-04-07 13:00:13
    118
    魏景露出笑意,剛想說那就好,誰知這時,妻子卻抬眼看他,奇問。 “夫君,怎地不點燈?” 2086 2019-04-07 14:48:18
    119
    “……阿箐,我們先不要這個孩子了,等你治好了眼睛,我們再……” 3337 2019-04-09 12:55:51
    120
    兩全的幾率真真不低的,邵箐捉住他的手,探入衣擺內,直接覆在隆起的肚皮上。 “夫君,若真不幸運,我固然會很難受,但我想我不會后悔的。 4669 2019-04-09 12:55:56
    121
    魏景□□,雙目赤紅,視野中甚至隱約浮起一層血霧,他神色嗜血卻狂亂,再次陷入不可自拔的失控狀態。 6352 2019-04-10 13:00:56
    122
    魏景聲音恢復清明,音調語速也和平時差不多,冷汗不再冒了,他終于緩過來了。 太好了。 4169 2019-04-11 12:44:18
    123
    魏景淡淡道:“四日前,安王抵達洛京,四萬精兵暫駐平縣,他已進宮面圣。” 3607 2019-04-12 13:02:10
    124
    季桓看罷,立即拱手:“主公,揭露安王野心,正是時候。” 4277 2019-04-17 12:42:41
    125
    “將此信連同安王親信,悉數送往平陽。” 魏顯冷笑,看你魏景,是否還能有安坐平陽看笑話! 5054 2019-04-13 13:51:47
    126
    魏景臉僵硬得可怕,兩息后,他突然“嗆”一聲拔出佩劍,一劍就將左側的多寶閣劈成兩半。 3551 2019-04-14 12:39:26
    127
    “是我!” 安王一聲高呼,衛詡已飛身撲入營中。 很快,營寨動了起來,火杖幢幢全員戒備,陳昂徐蒼等將親自虎視這邊。 4266 2019-04-14 15:38:00
    128
    張雍擊掌:“水師一成,如今已是臘月,待春雪消融,即可水陸兩路同時伐揚!” 5007 2019-04-15 13:23:56
    129
    “阿箐,你們等我回來。”最終,魏景深吸一口氣,強壓不舍,轉身大步往外。 3895 2019-04-16 13:07:11
    130
    儲竺厲聲道:“如此,必殲齊王水師!” 4937 2019-04-17 12:45:43
    131
    “他都這么大了!” 他歡喜的語氣中夾雜著滿滿的驚奇. 4227 2019-04-18 13:05:50
    132
    魏景垂眸,輕輕晃動著臂彎里的小襁褓,哼著記憶那曲童謠。他是第一次回憶起母兄時,忘卻了仇恨,忘卻了苦痛,這一刻有歡愉,有欣悅,安寧祥和 3026 2019-04-19 12:30:07
    133
    嗯,坐滿月子后,就該治眼睛了。 緊了緊懷里的女兒,她也不禁期待起來了。 4042 2019-04-20 12:41:18
    134
    像是眼前蒙上一層厚厚的毛紙,又像是拉上遮光良好的窗簾,只有很隱約很朦朧的一層光,勉強能讓人分辨外面原來有天光。 3835 2019-04-20 12:54:07
    135
    她歡欣極了,與他對視:“夫君我能看見了。” 2994 2019-04-21 12:33:49
    136
    遷往酈陵,北伐的第一個重要部署。此令下,代表己方視線已正式投向中原。 3519 2019-04-21 15:12:46
    137
    魏景沉吟片刻,吩咐韓熙:“承平,你遣人去查探,查探豫州諸關隘邊城的守將和官吏,越仔細越好,尤其王吉的。” 4559 2019-04-22 13:12:07
    138
    “轟”一聲巨響,關門已被擂開。 4747 2019-04-23 12:50:36
    139
    此戰,必大敗濟王楨泉聯軍。 若順利,殲滅其首腦;倘若濟王或王吉能僥幸突圍,那也必實力大損,為魏景北伐清除了一大障礙。 4982 2019-04-24 13:16:16
    140
    “莫非,安王想趁機煽動聯軍?” 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就棘手了。 3940 2019-04-25 13:11:01
    141
    “安王遣使并幽青徐,聯合濟王王吉周洪及并州十一勢力,盟軍八十萬,伐我。” 3681 2019-04-26 12:47:40
    142
    安王目光灼灼:“趁機追擊,若順利,當一舉殲滅齊軍主力!” 4641 2019-04-27 13:30:22
    143
    一封似曾相識的信,其上筆跡,還有稱呼,和舊日那封告知魏景身份已暴露的匿名信一模一樣。 4668 2019-04-27 14:05:53
    144
    季桓沉吟片刻,忽抬頭看向上首的魏景:“主公,招降濟王如何?” 4469 2019-04-28 13:53:03
    145
    濟王回信到了。 他愿降。 4052 2019-04-28 13:53:37
    146
    安王對衛詡說:“謹之,我麾下這些人,怕是有人起了二心。” 5567 2019-04-29 13:27:35
    147
    二三十萬的奪路遁逃盟軍,崞嶺之下,當是南北交鋒最后一戰。 4182 2019-05-01 12:44:40
    148
    “三千火牛為陣,六萬流民作遮擋,堵塞援道,齊營大潰則攻,亂而不潰則遁。” 5358 2019-05-05 16:17:54
    149
    颯颯夜風,魏景目光灼灼,擲出佩劍那一瞬,他沉聲下令:“范亞梁丹,你二人率二十萬軍士,立即掘溝筑墻,援救百姓。” 3645 2019-05-02 12:58:00
    150
    衛詡目光淡淡,看了顫栗的安王片刻,緩緩道:“你不提,我也險些忘了。” 他微微挑唇:“曾經,我也差點姓了傅。” 2768 2019-05-02 13:11:10
    151
    衛詡呼吸一窒,倏地他把傅沛一扔,擋住魏景來路,一轉身,往懸崖一躍而下。 6091 2019-05-03 13:07:46
    152
    久違的記憶,巨變初起之際,魏景從沒想過自己有朝一日,還有想起往日之之志,并決心繼續為之努力。 他輕撫妻子的臉,“謝謝你,阿箐。” 3255 2019-05-04 12:44:36
    153
    洛京城破。 魏景下顎繃緊,冷冷看了大敞的城門片刻,倏地揚鞭,打馬而入。 3383 2019-05-04 13:48:43
    154
    他伸出手,微笑道:“阿箐。” 這大齊江山,有你的一半,你我夫妻,該是共同登頂,俯瞰天下。 2886 2019-05-05 12:37:42
    155
    高大英偉的昂藏男子,垂頭護著纖細嬌美的婉約女子,火樹銀花,交相輝映,二人相視而笑,漸行漸遠。 4717 2019-06-02 13:03:26
    156
    甜甜日常之新生小太子 4095 2019-05-08 23:17:34
    157
    甜甜日常之出宮 5247 2019-05-07 13:25:06
    158
    甜甜日常之故地重游 3211 2019-07-29 19:19:57
    159
    顏明、衛詡 3836 2019-05-18 12:26:04
    160
    邵賀、蔡氏母子 8187 2019-05-19 13:33:07
    161
    孟氏、傅蕓 4727 2019-05-25 12:54:21
    162
    姁兒、張勛 6240 2019-05-26 13:05:50
    163
    魏景一夢 3638 2019-06-02 14:33:32
    164
    《嫁給表哥之后》開始日更啦!(*^▽^*) 4961 2019-06-05 13:10:10
    總下載數:422 非V章節總點擊數:   總書評數:20024 當前被收藏數:57685 營養液數:44234 文章積分:637,745,728
    到最新章
     
     
    長評匯總



    本文相關話題

      中国体育彩票投注太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