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色的你

作者:寧蘭舟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節] [下載]   [舉報] 
文章收藏
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第 18 章

      第二天南南有鋼琴課,盛玉芳一早就帶著南南走了。許縈和她那群稱職的保鏢留在醫院里。
      
      吃過午飯,忽然聽見外面有嘈雜聲。
      
      “不好意思先生,您不能進。”
      
      “我......我來看看許總。”
      
      “許總在休息,閑雜人等不能打擾。”
      
      “我不是,我是許總家里的武術教練,昨天的事情我也有責任,我過來看看。”
      
      “抱歉。”
      
      “請您通融一下......”
      
      “抱歉,不可以。”
      
      許縈扶了扶額,盛銘澤的話真沒錯,如此不通情理,是靠譜的保鏢了。
      
      她整理好病號服,坐直身子對外面道:“讓他進。”
      
      “是,許總。”
      
      保鏢讓了路,關朝推門進來。
      
      許縈抬頭望向這個高大的男人。
      
      以前覺得他身材算健壯,這些天看慣了保鏢大哥們,關教練居然也顯瘦了。謝臨洲更像是風就能吹跑的病弱美男子。
      
      不小心cue到無辜的謝總,許縈默默在心底道了個歉。
      
      能背著九十四斤的她走那么遠的山路,謝臨洲雖然瘦,體力卻是很不錯的。
      
      關朝走到她面前,淺淺地鞠了個躬,“對不起許總,昨天是我考慮不周,給您和夫人添麻煩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孩子沒事就好,教練不必太介懷。”許縈低聲道,“以后我兒子還得多麻煩教練。”
      
      “我一定不負所托。”關朝鄭重地點了點頭。
      
      許縈“嗯”了一聲,伸手去拿床頭柜上的杯子。
      
      關朝眼疾手快,先她一步碰到了杯子,許縈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。
      
      關朝彎身把杯子遞給她,臉上有淺淺的笑意:“許總。”
      
      “......謝謝。”許縈抬起頭,和關朝有一瞬的目光相接,心底油然而生一種奇怪的感覺。她定了定神,接過杯子喝了一口水。
      
      “許總,小少爺現在的身體素質已經有所改善,咱們可以適當增加課時了。”關朝說,“不然這樣的訓練日子一長,恐怕意義不大。”
      
      “教練做主就好。”許縈笑了笑,低頭一看手機上的時間,“我過會要打針了,關教練......”
      
      “那我就不打擾許總了。”關朝神色有點尷尬,“許總再見。”
      
      “再見。”
      
      關朝剛走到門前,手還沒提起來,門就從外面打開了。
      
      待看見對面的男人,他目光顫動了一下,訝異之后仿佛陷入短暫的深思。
      
      謝臨洲顯得平靜的多,從始至終沒有多余的神情。只是見他不動,冷淡地開口:“還有事嗎?”
      
      “沒事。”關朝驀地回神,笑著搖頭,“沒事......”
      
      他和他錯開身,利索地離開了。
      
      謝臨洲關上門,走向許縈的病床。
      
      他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在床頭柜上,十分自覺地坐到椅子上,抬眼望向她:“燒退了嗎?”
      
      雖然目光依舊很淡,許縈卻好像品出了和以往細微的差異。
      
      見她呆著,謝臨洲直接抬手探向她額頭。
      
      許縈這下倒是反應靈敏,迅速往后躲開了,低聲回:“早就退了。我媽不放心,非要我再住幾天。”
      
      “也好。”謝臨洲轉身去開塑料袋。
      
      許縈狐疑地看過去,男人正從白色的塑料袋里拿出一個透明的塑料盒子。她瞬間眼神一亮:“火龍果味的雪媚娘!你怎么知道我喜歡吃這個?”
      
      “樓下店里隨便買的。”謝臨洲面色平靜地回答。
      
      “哦。”許縈努了努嘴。
      
      也是,這男人怎么可能摸清楚她的喜好?除了那堆數字代碼,他對什么都沒有耐心。
      
      能給她買,已經算是挺不錯的情分了。
      
      因此她還是笑瞇瞇地道了謝,歡天喜地地捧著吃。
      
      謝臨洲低頭看著許縈一勺一勺地挖奶油和火龍果,滿臉幸福的樣子,二十七歲的女人開心得像個十七歲的少女,心底仿佛柔成了一灘水,目光也變得柔和許多。
      
      事實上,這條消息可不便宜,為此他欠了許修南小朋友一款絕版車模,封口費和定金是一架遙控飛機。
      
      許縈吃到一半突然想起來問:“對了,那次我拜托你的事情,查得怎么樣了?”
      
      女人一抬起頭,他便習慣性淡了神情,望著她道:“吃完再說。”
      
      許縈聳了聳肩。
      
      吃完就吃完。雪媚娘她吃十個都不嫌多。
      
      不過心里到底是記掛著,美味解決得比平時要迅速。
      
      不等她再問,謝臨洲主動開了口:“事情比我想象的要復雜,找到他,不太容易。”
      
      許縈神色怔了怔,“那怎么辦?”
      
      “為什么突然要找他?”謝臨洲反問。
      
      許縈咬了咬唇,“因為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我記得你之前告訴我,不想打擾他的。”謝臨洲認真地望著她的眼睛,“為什么突然改變主意?”
      
      許縈被他盯得心神慌亂,緊緊攥著被角。他的眼神太過犀利,讓一切心思都無所遁形,分明是很簡單的理由,她居然一個字都說不出口。
      
      “想讓你兒子和他父親相認嗎?”謝臨洲低沉而用力地說,“還是,你們一起相認?”
      
      許縈松開咬得發白的下唇,眉眼微彎,嗓音有點啞:“如果可以,為什么不呢?以前是我太自私,以為南南有我就夠了,可是隨著他年齡越來越大,周圍的孩子們都不傻,南南也不傻。他遲早會被人說閑話,會因為這個不開心,甚至......可能出現心理問題。我不希望那樣的事情發生。”
      
      她也需要一個讓父母對她放心的擋箭牌。如果那個人同時愿意的話,合作也未嘗不可。畢竟要找到一個與她兩情相悅,同時能將南南視如己出的人,太難了。
      
      她從沒跟任何人說過,不管結不結婚,她都沒打算再生一個自己的孩子。
      
      試問這世上誰不自私呢?沒有哪個男人會愿意的。
      
      她早過了天真爛漫相信童話的年紀了。
      
      “那就一定非他不可嗎?”謝臨洲望著她,緊皺的眉心里仿佛夾著萬千思緒,是她從沒見過的模樣。
      
      許縈一時間愣住,只聽見他繼續低沉地說:“我答應你。”
      
      “......什么?”她張了張口,頭腦暈暈漲漲的,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理解。
      
      “我說,我答應你。”謝臨洲無比認真,“你想要一個男朋友應付爸媽也好,南南需要一個類似父親的角色也好,我都可以。”
      
      許縈呆愣了片刻,連連搖頭,“不用,我可以再想想別的法子,我一定能......”
      
      謝臨洲打斷她:“你真的要把希望寄托在那個男人身上嗎?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為年輕時的沖動負責,又如果他現在家庭美滿,有妻有子呢?”
      
      許縈笑了笑,“沒關系,先找到再說啊。如果他真的已經有了家庭,大不了我再做別的打算。”
      
      “別找了。”謝臨洲低沉地說。
      
      找不到的。
      
      他可以百分百確定,現在的謝臨陽并不叫謝臨陽。后來他又讓人根據照片用面部識別來搜尋,唯一一個有幾分相似的,叫宋曉濱,已經英年早逝。
      
      沒辦法找到,除非謝臨陽主動出現在他們面前。
      
      許縈覺得今天的謝臨洲有點奇怪。
      
      說話奇怪,情緒也奇怪。從一開始買給她一盒雪媚娘就有點奇怪。
      
      她想這男人大概又是善心泛濫了,笑道:“其實你真的不必這樣,我不想因為我和南南的事情而影響你的生活,畢竟這件事跟你沒有一點關系。”
      
      “不會影響。”謝臨洲依然看著她,“許縈,是你自己問過我的。”
      
      她兩只手糾結地繞在一起,有點招架不住這樣子的謝臨洲,“是,我是問過,可是......”
      
      “你問過,我現在答應你。”謝臨洲語氣正經,就像是在談工作,且態度不容反駁,“事情就這么定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不是,怎么就定了?謝臨洲,有你這樣的嗎?你就當我沒問過你行不行?”許縈欲哭無淚,“我提問時效已過行不行?”
      
      她真的不想這樣莫名其妙地收獲一名男朋友,尤其對方還是這坨大冰山。她當時純屬一時沖動沒過腦子,才會問出那樣的話。
      
      “不行。”謝臨洲神色淡淡,從床頭柜上抽過來一張紙巾,“許縈,你反感我嗎?”
      
      許縈下意識地想搖頭,卻發現男人并不是問她要一個答案。
      
      他緊接著開口:“如果你反感我,早就像剛才對那位武術教練一樣,找借口趕我離開了。”
      
      許縈還沒來得及再說什么,他已經用紙巾覆上她的唇。溫熱的指腹隔著紙巾輕輕按下去,擦了擦,“你嘴上有奶油。”
      
      許縈大腦空白了一秒,緊接著胸腔里陣陣擂鼓,不敢看他。
      
      真的不用這么入戲,真不用......
      
      繼續冷漠無情不好嗎?把她當空氣不好嗎?別說她還沒答應,就算答應了,也只是各取所需的契約關系而已。
      
      不對,剛才她居然是嘴上沾著奶油和他說話的嗎?居然?!!!
      
      許縈暗自苦惱著,垂眸盯著男人的手,又覺得太好看了些。修長白凈,骨節分明,是放在熒幕上都毫不遜色的完美。她曾經見過這雙手在鍵盤上舞動,如同有靈魂一般令人驚嘆。
      
      那么的全神貫注,那么的游刃有余。
      
      不能再看了。
      
      再看下去,她想就算不愛上這個人,也會愛上這雙手的。
      
      “許縈,我是認真的。”謝臨洲攥緊那張紙巾,望著她,“你和南南需要的,我都可以幫你做到,就當我心疼這個孩子。況且連我都找不到的人,你覺得還有多少希望?你要繼續找一年兩年,還是五年十年?”他頓了頓,喉嚨有點干澀,“他有那么好嗎?”
      
      不知道為什么,許縈聽著他異常低沉的聲音,就好像自己若不答應,就多對不起他似的,心底毛毛躁躁的膈應。
      
      她抿抿唇,抬眸迎上他的目光:“你確定嗎?我不想耽誤你。”
      
      到他這個年紀,應該趕緊找個喜歡的姑娘結婚了,而不是攪進她這攤子麻煩事情里來。
      
      謝臨洲唇角微微一彎,嗓音放輕了許多:“我確定。”
      
      許縈被他這個若有若無的笑容閃了眼睛,也閃了心神,等她恍然回神,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看見了。
      
      那一秒的冰雪初霽,就像是幻覺一般。再望過去時,依舊是淡淡的神情,卻讓她不敢多看。
      
      心臟咚咚咚咚,跳得極快,像她逗南南玩過的撥浪鼓,在胸腔里肆意搖擺著的聲音。
      
      許縈偏過頭,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,一本正經地對謝臨洲說:“你放心,我不會給你造成困擾的,南南也不會。他雖然年紀小,但很懂事,我講什么他都會聽,所以在此期間如果你什么時候想結束,或者......你有了心儀的女孩,可以隨時告訴我。我依然很謝謝你。”
      
      男人目光深邃地看了她片刻,才低沉地開口:“好。”
      
      
    插入書簽 

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開始撒網啦~
    讀者“曦蕊”,灌溉營養液 +1 2019-08-23 00:28:33
    讀者“Aurora”,灌溉營養液 +5 2019-08-23 00:23:26
    讀者“Simone”,灌溉營養液 +3 2019-08-22 22:40:17
    讀者“Simone”,灌溉營養液 +3 2019-08-22 22:40:02
    讀者“YyyyoyooooskullR”,灌溉營養液 +1 2019-08-22 21:15:26
    謝謝大家~我會繼續努力的!



   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
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頂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網友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分享到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動態>>
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中国体育彩票投注太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