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色的你

作者:寧蘭舟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節] [下載]   [舉報] 
文章收藏
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第 9 章

      清晨的陽光帶著些微暖意和倦意,照在須發盡白的老人身上。他躺在屋門口的搖椅里,松弛的眼皮耷拉下來遮住了眼珠,目光顯得渾濁無神。枯瘦如柴的手指微微顫抖著。
      
      謝臨洲端著碗,一勺一勺地喂完藥汁,又拿紙巾給老人擦嘴。
      
      “還喝這些做什么。”老人嗓音嘶啞地說,嘴唇掀動的幅度很小,“又沒多少日子了,喝了也白喝。”
      
      謝臨洲轉頭放碗,沒說話。倒是正好出來的院長笑道:“這陣子多虧喝藥,您精神頭總算是強一些。要不然小謝回來,您連句話都沒法跟他說呢。”
      
      老人面色和藹地望向謝臨洲,顫抖的手朝他伸過去。
      
      謝臨洲握住老人的手,放在腿上,“宋爺爺,多注意身體,藥得好好吃。”
      
      “好好好。”宋爺爺笑呵呵點頭。
      
      院長“嘖”了聲,轉身去晾衣服,嘴里嘀咕道:“小謝說什么都好,我們說什么都煩。”
      
      謝臨洲難得彎了下唇角,“爺爺,要聽郭叔和宋姨的話。”
      
      宋爺爺咧嘴,露出空蕩蕩的門牙縫,“好。”
      
      “小謝你昨天不是有事想問我爸嗎?”宋院長端著盆走回來,提醒了一句就進屋去了。
      
      謝臨洲點了下頭,看著老人,“爺爺,您還記不記得,當初是什么人把我送來的?”
      
      “當初啊……”宋爺爺抬眸望著天,“三十年了呢,你這突然問我,我還真記不得。”
      
      謝臨洲指尖緊了緊,“您想一想?”
      
      宋爺爺沉吟片刻,道:“有點兒印象,好像是一對年輕夫妻,名字嘛,真想不起來了。”
      
      謝臨洲眉心一蹙,“那時候有登記信息嗎?”
      
      “那你得找找,不一定有呢。”宋爺爺搖搖頭。
      
      宋院長又端了一盆洗好的衣物出來,剛才的對話聽到了大概,說道:“那時候的舊檔案都沒有登進電腦里面,還在倉庫呢。怎么突然問起這個了?”
      
      謝臨洲垂眸,目光暗淡,“就好奇,問問。”
      
      “都亂七八糟的堆在那里,你要找也不好找。”
      
      “嗯。”他眸子更暗了。
      
      **
      
      許縈他們一大早就在食堂幫忙,準備稀粥和海帶湯。
      
      早餐時間過后,公關部總監喬舒帶了十幾個人去陪那些老爺爺老奶奶,許縈也帶著十幾個人去陪小朋友們上課做游戲,一個上午就這么過去了。
      
      許縈發現福利院的生活真的很單調。這里的小孩不像尋常人家的小孩,有爸爸媽媽疼愛,有不同的小伙伴玩耍,眼中看見的是多姿多彩千變萬化的世界。對他們來說,世界就是這一方小小天地,睜眼閉眼,都是一張張熟悉的面孔,日復一日。
      
      謝臨洲小時候,也是這么長大的嗎?
      
      許縈起初覺得這個男人很無聊很無趣,但此時此刻,居然再也興不起這樣的念頭了。原來在過去漫長的光陰里,他都是被迫接受這種無聊和無趣。
      
      從這些孩子們單純卻怯弱的笑容里,她仿佛看見了二十年前的那個人。
      
      下午,他們用帶來的投影設備和小朋友們一起看了場電影,晚上終于是休息時間。
      
      一天下來,比在公司加班到半夜還要累,許縈笑得臉都疼了。她洗了頭發,因為沒有吹風機,用吸水巾裹了一會兒就去樓下,想著用自然風吹一吹。
      
      這次她學聰明了,在手機地圖上做了個小標記,才放心大膽往別的院子里走。
      
      福利院的老人和小孩作息都很規律,這會兒四周都是靜悄悄的,許縈走到孩子們的住所樓下,卻發現有一道黑色的人影在花壇邊晃動。
      
      她刻意放輕腳步緩緩走近,待看清那件熟悉的黑貓警長T恤衫,終于松了口氣。
      
      是二班那個調皮的愛哭鬼,小麥。
      
      “你在這里做什么?”許縈輕悠悠地問。
      
      小麥被嚇了一跳,回頭望著她猛拍胸脯,“許阿姨,你嚇死我了!螢火蟲也被你嚇跑了!”
      
      “哪里有螢火蟲?”許縈往草叢里看了看,黑漆漆一片。
      
      況且這都九月末了,夏天都快過完了。
      
      “被你嚇跑了。”小麥一臉委屈地望著她,“剛才明明就有一只。”
      
      “真的?”許縈本來將信將疑,可小孩那張天真的臉實在不像是說謊,當即也有點過意不去,蹲下拍了拍他的肩,“那你再等一會兒,它還會出來的啦。”
      
      “不會了!”小麥小聲啜泣起來,“嗚嗚不會了……”
      
      小麥這一哭,許縈就徹底慌了。
      
      她雖然也是養孩子的人,可南南從小就乖得很,鮮少哭鬧,基本上沒怎么讓她操心。驟然碰見小孩哭,她還是有點不知所措,只能不停地拍著他的背,溫柔地哄:“好啦好啦,你再哭,螢火蟲才真被你嚇跑了,不會出來了呢。”
      
      小麥又嚶嚶嗚嗚了一陣,突然止了哭聲,抽抽嗒嗒道:“我知道有個地方,有很多螢火蟲,你陪我去抓吧。”
      
      許縈嘴角一抽:“現在?”
      
      “對呀。”小麥點頭。
      
      “不行,現在太晚了,你該睡覺了。”許縈按著他的肩膀沉聲道。
      
      “可是我想要螢火蟲陪我睡覺。”小麥低下頭,小聲嘟噥,“奶奶每年夏天都會給我捉螢火蟲,陪我睡覺。”
      
      許縈心口微微一顫。
      
      這孩子六歲,是去年才進來的。爸媽在城里打工出了事,奶奶傷心過度也去世了,家里只剩下他一個。可憐的孩子就被鎮政府送到福利院。
      
      “但是現在真的太晚了。”許縈溫柔地摸著他的腦袋,“你乖乖去睡覺,阿姨幫你捉好不好?”
      
      “可是......”
      
      “阿姨幫你捉很多很多,做一個螢火蟲燈。”許縈對他挑了挑眉,“前提是真的有螢火蟲。”
      
      “好哇。”小麥眼睛一下子睜圓了,被淚水洗過的眼珠子更加亮晶晶,“阿姨我告訴你在哪里。”
      
      許縈點點頭。
      
      小麥認真地給她指路,在手機上畫了個小地圖。許縈看著不太復雜,才稍稍放心些,把小麥哄進房間里去了。
      
      然后自己對著地圖去找地方。
      
      穿過兩個庭院,她順利繞到辦公樓的背后。那里和小麥說的一樣,有一片大草坪,被幾棵杉樹圍著。月色下,草叢里真有數不清的星星點點的綠光。許縈拿出準備好的塑料瓶,開始往里面裝螢火蟲。
      
      南南有年生日,他們在爺爺住的老宅里過,許縈就給他做了一個螢火蟲燈,所以對她來說并不是難事。
      
      沒過多久,瓶子里就裝進了不少螢火蟲,亮得幾乎可以照清路面了。許縈滿意地用手堵住瓶口,打算回住的地方去弄,結果一轉身,突然對上一個黑乎乎的東西。
      
      夜黑風高,樹影晃動,本就是靈異片里的標配場景。許縈當即被嚇破了膽,盛滿光的瓶子也不慎掉到了地上。
      
      她正要叫喊,面前的“東西”先出了聲:“你在干什么?”
      
      清冷低沉的嗓音有點熟悉,許縈心中恐懼頓時消散了大半。她抬起頭,與謝臨洲幽深的目光撞了個正著。
    插入書簽 

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讀者“丁丁好累”,灌溉營養液 +1 2019-08-13 22:24:59
    讀者“YyyyoyooooskullR”,灌溉營養液 +1 2019-08-13 21:55:39
    莫得感情的撒花機器人扔了1個地雷 投擲時間:2019-08-12 21:37:41
    莫得感情的撒花機器人扔了1個地雷 投擲時間:2019-08-14 18:12:12
    謝謝寶寶~(o^^o)
    賬戶里的晉江幣不多啦,你們加油讓我送完哈哈哈哈
    下章滿滿對手戲!曖昧來襲~



   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
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頂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網友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分享到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動態>>
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中国体育彩票投注太原